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慕南枝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章 举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作者:吱吱书名:慕南枝类别:玄幻小说
    郑太太原本不过是陪着姜宪玩,自然应允。

    七姑突然被叫过来学绣花,不免莫名其妙,偏生姜宪还问她:“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她离家多年,也不知道家里现在到底是怎样一个情景,不过姜宪问她,她还是老老实实地道:“有三个叔父,七个堂兄弟,其中六哥过继到了我家。有几个侄儿侄女倒是不记得了。”

    “那你从前的夫家有些什么人?”姜宪继续问道。

    七姑有点意外。

    说实话,她刚到李家的时候还憋着一口气,想着怎样风光地回扬州去,怎么让欧英后悔。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跟在姜宪的身边以后,见到了太皇太后,见到了皇上,见到了房夫人,她的心思反而渐渐地淡了,觉得像现在这样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也不错。她大可以把精神全都花在姜宪的身上,花在这些每日与她共处的丫鬟婆子身上。

    “有公公婆婆,两个小叔,一个小泵。”七姑笑道,“那时候他们都订了亲,现在想必是已经儿女成群了。”

    姜宪笑道:“那你想不想回家看看?”

    家?!

    郡主指的是哪个家?

    若是从前,七姑可能就随口应了,可自从蔡霜的事之后,她就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那蔡霜不过是自作聪明了一回就丢了性命,她可不想步蔡霜的后尘。

    她认真地道:“我觉得我在这里挺好的,不想再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姜宪很是意外。

    她以为七姑会盼着衣锦还乡的。

    姜宪道:“你进府之前,有没有知心好友?”

    “有倒是有几个。”七姑苦笑道,“只是我们都是自幼一起长大的,嫁的也都是差不多的人家。自我从欧家出来之后,欧英又娶了新妇,我们若是继续来往只会彼此尴尬。我不想她们为难,就没再和他们联系了。”

    这让姜宪想到了前世的自己和白愫。

    她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也别丧气,慢慢都会好的。”

    七姑翘着嘴角笑。

    她心里真不在意了。

    特别是她觉得自己现在过得挺好。如果当初接受了那些人的帮助,不仅让那些人为难,也没有自己的今天。

    念头闪过,她表情微愣。

    她想起来在陕西巡抚衙门后宅门口见到的那两个妇人是谁了!

    其中一个她不认识,另一个却是她的闺蜜邱梅的小泵子。

    邱梅出嫁后,她曾到邱梅家做客,那时候她的小泵还没有出阁,像个小苞屁虫似的常跟在邱梅的身后,她也认识。不过,她要是没记错的话,邱梅的小泵是嫁到了沧州,怎么会出现在了西安?还一副有求于夏夫人贴身嬷嬷的模样?

    七姑一时拿不定主意自己见到的是不是邱梅的小泵了!

    姜宪见她神色有异,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两个字都到了嘴边,还是被七姑咽了下去,她想了想,斟酌着把这件事告诉了姜宪。

    姜宪笑道:“既然如此,差人去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你去找情客好了,让她派个人去夏家问问。”

    七姑无意沾惹上从前的事,可看着姜宪像是有自己的打算,把她直往前推,七姑虽然不明白,却不敢不照着姜宪的意思行事。

    她当即就去找了情客。

    情客立刻派人去打听。

    等到掌灯时分,情客那边就有了消息:“说是一家镖局的总把子的老婆和妹妹。那总把子在娘娘庙那里丢了饷银,被关了起来。人情托人情,找到了夏夫人身边人这里来了,说是愿意出银子把人给提出来。夏夫人这些日子脾气不太好,那婆子在夏夫人门口转悠两天了都没找到说话的机会。”

    姜宪道:“娘娘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情客赧然道,“大家都只说是娘娘庙,我这就去再问一声。”

    “算了!”姜宪把她叫了回来,问:“那饷银呢?”

    “被那镖师的弟弟找了回来!”情客道。

    如果找不回来,那就不是关押的事了。

    这镖局不是家底十分丰厚,有人想敲他们几个银子用用,就是有人想抢这镖局的生意,使了力气把这镖局的总把子关在牢里不放。

    姜宪道:“你去跟七姑说一声,让七姑去认个人。若真是她的旧识,我就写个帖子过去让他们把人放了。不管怎么说,七姑也是我身边的人,不能让她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

    这种事再怎么丢脸也丢不到七姑这里来吧?

    情客想到姜宪这些日子没事,天天数着手指头盼着李谦回来,就猜着也许郡主是太无聊了又正巧碰到了这件事,郡主想解解闷就让她解闷好了。

    “我这就去传话!”情客笑着应了。

    到了晚上,情客来回话,笑道:“还真是七姑的旧识。说是姓‘李’来着,和大人同姓。开了家镖行叫‘四海’,那邱氏的小泵嫁的就是四海镖行的大爷。”

    开镖行的,也是翻山越岭走四方的,消息也很灵通。

    而且比漕帮更好控制。

    特别是要打听福建的消息时,更加的不显山不露水。

    漕帮毕竟有上百年历史了,人员良莠不齐,且人多口杂,容易被人发觉。

    可见这等事还是得靠七姑。

    姜宪在心里微微点头,吩咐情客:“拿了大人的贴子去趟关人的衙门好了。”

    情客应声而去。

    第二天一大早,七姑就过来道谢,道:“大人的名帖一到,李镖头就被放了出来。李太太想过来给郡主磕个头,不知道郡主愿不愿意见她。她还给郡主准备了很多的礼品,托我带了礼单过来。”

    “磕头就算了!”姜宪无意和这些人打交道,“礼单你自己收下好了。我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不用和我客气。事情办妥了,想必那位李太太的心也能落定了,你好好尽尽地主之谊,招待别人几天,把人送走就是了。”

    七姑想到那礼单最少也值二千两银子,张嘴就想劝姜宪收下,可转念一想,姜宪还会在乎这两千两银子不成?既然郡主不要,那她就把东西退回去好了,就当是帮了朋友忙的。

    她恭敬地应“是”,说了一箩筐感激的话,这才退了下去,直接回了自己住的小院子。

    之前在巡抚衙门后门碰见的那两个妇人正坐立不安地在院子里等她。

    见到七姑她们立刻站了起来,焦虑地道:“怎么样了?郡主愿意见我们吗?”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大家都在家里干什么?我有做不完的家务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