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慕南枝最新章节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频繁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作者:吱吱书名:慕南枝类别:玄幻小说
    孟芳苓看她行动还算敏捷,心中微安,道:“可不是我不愿意服侍太皇太后,是太皇太后不放心您,让印霞来都不行,非要让我来。我这一心挂两头的,你以为我好受呀!太皇太后还说,要我陪着你把孩子平生顺利的生下,等孩子满月了我再回去。你赶紧给我收拾房间吧!我还得在你这里呆上两三个月呢!”

    姜宪哭笑不得,却也能够理解太皇太后的心情。

    孟芳苓一收拾停当,就叫了柳娘子、王娘子并两个医婆询问姜宪的情况。

    众人都说姜宪很好,没有什么事。

    孟芳苓这才放下心来,让人把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还有她自己给孩子做的东西拿给姜宪。

    太皇太后做的是小鞋子小袜子,太皇太妃做的是小衣裳,孟芳苓给孩子做的则是些荷包、香囊之类的小东西。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能做针线的时间不多,大的东西做不了,只好做些小东西送给孩子了!”

    姜宪却很感激。

    太皇太后做的小鞋子鞋底肯定是针工局纳的;太皇太妃做的小衣裳肯定是她裁剪,别人帮着缝制的;只有孟芳苓的东西虽看着不是那么精细,却不管是从配色还是材料,都非常的出彩,能够看得出来,全是她一手一脚亲自弄出来的。而且她比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还要忙,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非常的用心了。

    姜宪就忍不住抱了孟芳苓一下,低声地向她道谢。

    孟芳苓顿时有些不自在,道:“你这么郑重干什么?吓了我一大跳!”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你前世曾经怎样的帮我!

    姜宪在心里想着,抿了嘴笑。

    孟芳苓就在西安过了个八月十五。

    这期间郑太太、康太太、丁夫人、林夫人等人都来拜会孟芳苓,还请孟芳苓去家里听戏,孟芳苓因此认识了不少朋友,还喜欢上了杜慧君的戏。

    这个时候,李骥的信来了。

    康氏怀孕三个月了。

    消息得到了证实,姜宪还是非常的高兴。

    她把前些日子准备好的小衣服都送去了甘州,想到甘州的物资比较贫乏,康氏和自己一样都没有婆婆照顾,又加送了两个有经验的婆子过去。

    李骥谢了又谢。

    康太太担心女儿,决定去甘州陪伴女儿,等到康氏生产之后再回来。

    康祥云大惊失色,道:“那我和孩子怎么办?”

    康家二小姐站出来道:“爹,我可以照顾你和弟弟。”

    康祥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道:“不行,不行!你娘走了这个家里就乱了套了。”

    可康太太想着女儿一个人在甘州,又是第一次怀孕,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害怕,就怎么也坐不住了,跟郑太太商量后,还是决定去甘州陪康氏,把家里的事托付给了二女儿和郑太太。

    康祥云见事情无可逆转,只得答应。却找了李谦出去喝酒,好好地抱怨了一通。

    李谦回来说给姜宪听,惹得姜宪哈哈大笑。李谦就趁机撒娇,道:“你现在知道家里有个主持中馈之人的重要性了吧?你以后可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西安了!”

    她又不能去京城了,还能走到哪里去?

    姜宪诧异道:“你以为我会去哪里?”

    去甘州看李骥夫妻,去榆林关探望金宵夫妻……这都是有可能的。

    李谦决定不说,免得提醒了姜宪。

    他亲着姜宪的面颊道:“我这不是提醒你吗?你可别再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了。”

    姜宪有点心虚。

    她之前几次进京都没有提前和李谦商量。

    李谦这是成了惊弓之鸟吧!

    姜宪忙转移了话题,道:“难得孟姑姑和我们一起过重阳节,我身子沉,不好陪着她去登山,不如就在家里唱两天戏,你看如何?”

    李谦知道她这是在糊弄他,也不说破,顺着她的意思道:“那就在家里唱两天大戏吧!不过你去打个照面就行了,可不能在旁边跟着听,又是锣又是鼓的,小心惊扰了孩子。”

    “这还用你说!”姜宪抿了嘴笑。

    等到重阳节那天,丁夫人、林夫人等人都来了,她们几个陪着孟芳苓听戏,姜宪则被李谦拉到自己的书房里去看词话。

    两个人倒难得悠闲地过了个重阳节。

    重阳节过后的风一起,天气就开始转凉。

    情客等人都换上了夹衣。

    李谦和姜宪做主,把情客许配给了云林,把百结许配给了卫属。

    孟芳苓欢喜的直抹眼泪,私底下跟何大舅太太道:“郡主和乡君都是慈悲人,情客、柳眉几个跟着她们出了宫,都有了好归宿,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何大舅太太就想到孟芳苓一辈子都呆在了宫里,眼睛顿时涩涩的,想安慰她,又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孟芳苓倒没这么想。

    路是自己选的,就得自己走出来,再多的抱怨和后悔都是没有用的。

    她问起情客和百结的婚期:“是一先一后的嫁,还是一起嫁?”

    何大舅太太笑道:“听郡主的意思是想一起嫁,这样比较有意思。”

    孟芳苓笑道:“一起嫁也好,若是嫁得早,我还可以喝杯喜酒再回去。”

    何大舅太太面露迟疑。

    孟芳苓笑道:“怎么?婚期定在了明年吗?”

    何大舅太太道:“婚期没定。您也知道郡主这个人的,待人是真心的好。说情客和百结虽然是服侍她的,可也不能怠慢了她们。想把婚期定在明年的三月份,花半年的时候给她们置办嫁妆。可情客和百结商量过后,说想把婚期定在明年年底那个时候,郡主的孩子应该满周岁了。”

    孟芳苓一愣,随后笑道:“是我考虑不周。她们两个倒是有心了!我看定在明年年底比较好。我能喝上她们的订婚酒已经是很幸运的了。”

    她们现在各有各的生活,能见面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更别说能赶上对方的好日子了。

    何大舅太太不免会觉得有些对不起孟芳苓,忙笑道:“我也觉得明年年底好。说不定到时候您会来探望郡主,一样能喝到她们两个人的喜酒。”

    孟芳苓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不由和何大舅太太说起两人的婚事来:“小定在哪一天的?她们成亲之后有什么打算?云大人和卫大人如今都在哪里当差?”

    云林和卫属跟着李谦,如今都有了官衔,能被人称做大人了。

    “小定就在十天之后。”何大舅太太笑道,“王爷给云大人和卫大人置办了宅子,郡主让我领着冬至和七姑帮忙,给情客和百结置办嫁妆,到时候再一个人给三千两银子的压箱钱。至于会不会继续在郡主身边服侍,要看到时候两位大人会在哪里当差了。听郡主的意思,夫妻还是在一起的好。若是两位大人调到了其他的地方,情客和百结肯定是要跟着过去的!”

    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