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慕南枝最新章节 - 一千零九十八章 昂头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作者:吱吱书名:慕南枝类别:玄幻小说
    顾朝站在旁边等着,没多久,就看见一大群人拥着三个人往这边走过来。

    领头的穿着四爪蟒服,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他正皱着眉头听着身边的一个说着什么。

    想必这就是临潼王李谦了。

    据说当初就是因为他长着一副好相貌,这才被嘉南郡主瞧中的。瞧李谦现在的样子,那传闻倒也有几分真实。

    顾朝胡思乱想,对面迎了上去,远远地就作揖自报了家门。

    李谦正等着金陵那边派来祭拜太皇太后的人,打量了顾朝一眼,冷冷地道:“顾大人什么时候到的京城?二十七天的国丧,如今已经过去二十天了。”

    有这样行事的吗?

    如果赵玺派的人还不到,李谦就要决定他们这边自行发丧,不管赵玺那边的旨意了。

    顾朝就知道这件差事不好当。可他自幼钦佩张仪,想效仿张仪出使边国,这才有了这次北边之行。

    他忙上前又恭敬地行了个礼,道:“王爷暂且息怒。南边战事又起,皇上刚刚亲政,顾头顾不上尾,又想着太皇太后身份尊贵,北上的使臣一时半会也不知道选谁才好,这才耽搁至今。不过臣下出行前皇上有旨,让臣等一律听侯王爷的差遣,说王爷对太皇太后的丧礼肯定有自己的安排,我等听命就是。”

    这话他说得有点脸红。

    实际上是赵玺不太想管太皇太后的丧事,赵玺话里话外透着“谁出主意谁出银子”的意思,既然姜宪要管太皇太后丧事,就让她们管好了,他们正好可以当个甩手的掌柜。

    赵玺的使臣迟迟不到,他们提出来的条件只要是虚名赵玺全都应下,只要是涉及到银子的事一律含含糊糊,李谦就已经知道赵玺的意思了,此时闻言心中连个波澜都没有,平静地点了点头,对顾朝道:“随我来吧!”

    甚至没有介绍身边人是谁。

    顾朝听过李谦的很多传闻,见到李谦才发现李谦气质温和,像个书生反而不像上阵杀敌的大将军,而他纵观史书,越是这样反差比较大的越是有主见,有性格的人。加之北边这几年在李谦手里兵强马壮的,和朝廷纠缠了快三十年的鞑子如今乖乖退兵五百里,是真正手握重权的封疆大吏,顾朝哪里敢多说一句。

    他小心翼翼地跟着李谦进了正殿。

    正殿里白茫茫一片。

    那些官员纷纷上前和李谦打招呼。

    李谦点了点头,道了声“辛苦了”,介绍了顾朝。

    众人客气地和顾朝见礼。

    留在京城四品以上的官吏都在这里了。人比顾朝想像的多。他尽量把人和名字对起来。

    一阵寒暄过后,仪礼司的人过来,顾朝先是代表赵玺给太皇太后上了香,然后自己给太皇太后上了香。

    李谦就请了他去旁边的偏殿坐下,问起他的来意:“……皇上是否有其他的交待?”

    顾朝面色微红,道:“那倒没有。只是说一切都听王爷的安排。”

    不指手画脚也是桩好事。

    李谦自我安慰,却能想到姜宪听到这话之后的愤怒。

    他轻轻地在心底叹了口气,和顾朝说了几句话,安排顾朝等人在四夷馆住下,回了慈宁宫。

    姜宪这些日子都歇在慈宁宫,除了整理太皇太后的遗物,就是回忆当年的旧事。

    李谦怕她触景伤怀,也曾想过让姜宪回长公主府住些日子或是去太皇太后妃那边小住,可都被姜宪拒绝了。不仅如此,她还安慰李谦:“我没事。你就让我放纵放纵。等太皇太后上了山,我也该放下了。”

    当年,她也曾经经历太皇太后的死,却没有像这次这样的伤心。是因为前世她隐约知道太皇太后去世之后她就没有了依仗,只能靠自己了,所以不得不坚强?还是因为她那时候还?*惶拢幌窠裆侍蟮拿撬旎氐模惹笆蓝嗷盍耸辏军br />

    姜宪无力地依偎在李谦的怀里,并不担心以后,并不需要坚强,她想软弱到什么时候就软弱到什么时候,她想伤心到什么时候就伤心到什么时候。

    李谦紧紧地抱着姜宪,心里全是痛惜。

    这样的姜宪,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好像放弃了自我,只想依靠着他,随他去哪里,随他天荒地老,日月星昼。

    这样的姜宪,让他惊奇,也让他心醉。

    好像和姜宪在一起越久,她就会表现出越多的面来,每一面都让他觉得有意思。

    想到这些,李谦回宫的脚步都快了几分。

    可今天的姜宪却与往常又有些不同。

    她没有像前些日子素面朝天,衣饰随意地伏在临窗的大迎枕上发呆,也没默默地和宫女内侍们整理着太皇太后的衣饰,而是整整齐齐地梳了个比较复杂的百花髻,还簪了两根银饰,穿了素净的白色素面缂丝的褙子,安静地坐在那里听孟芳苓说着七天后太皇太后移棺椁去陵墓的事。

    见李谦回来,她打断了孟芳苓的话,问候李谦:“你回来了!”声音里带着她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娇气,仿佛等了他好久。

    李谦心中顿时荡起无限的柔情蜜意。

    他顾不得孟芳苓在场,上前几步坐在姜宪的身边,温声地问她:“下午用了茶点没有?”

    这几天姜宪吃得不太好,人都瘦了一圈。

    姜宪点头,眼底有了些许的笑意,道:“印霞让御膳坊做了很多的米糕。”然后她想到这些天自己也没有管孩子,又道,“我把慎哥儿几个也都叫了过来,让他们垫了垫肚子。”

    李谦长吁了口气,觉得姜宪终于“活”了过来,从太皇太后的死中慢慢恢复过来。

    他不由握住了姜宪搭在椅扶的手,轻声道:“太皇太后的葬礼你不用担心,我和承恩公都说好了,和亲恩伯世子也反复商讨过了。你到时候只管跟着孟姑姑走就是了。这两天你每天给太皇太后哭丧上香也辛苦了,要好好休息休息才行。”

    不然太皇太后出殡的时候会累倒的。

    姜宪也知道。

    她点头,看见李谦眼底的青色,不禁叹了口气,道:“这些天我也没管你,你也要保重身体才是。”

    姜宪是关起门来只顾自己伤心,李谦却负责太皇太后出殡的具体事宜,真正受累的,还是李谦。

    李谦却道:“你好好的,我就能好好的!”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谢谢大家,八月月票排行榜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