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慕南枝最新章节 - 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就计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作者:吱吱书名:慕南枝类别:玄幻小说
    刘皇后早就长了一个心眼,让一个心腹的宫女穿了她的衣衫扮着她的模样坐了被众人簇拥的马车,她则扮作了宫女的模样由两个心腹的嬷嬷护着,混在人群里。

    马队被拦下来的时候,她心里“咯哒”一声,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此戛然而止了。

    赵玺被赵啸要挟着被迫离开金陵的时候,她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直到赵玺离开了金陵城,赵啸的人来通知她收拾行李,她这才惊觉事情已经败坏到何种田地。

    国君守国土。

    赵玺一而再,再而三的弃城而逃,早已没有了做国君的资格。

    世代诗书传家出身的刘皇后比别人更清楚这其中的风险。

    她脸色煞白,木木地看着身边的宫女嬷嬷收拾东西,在赵啸派来的人的呵斥下或随她上了马车,或被闭在殿宫中。

    身后哭身震天。

    她却不敢回头看一眼。

    刘皇后心里清楚,这些人多半是活不成了。

    至于她自己,只要赵玺还有用,她多半还能活下来。

    想到这里,她不由抓住了那个扶自己上马车的嬷嬷的衣袖,道:“贵妃呢?”

    煌煌的火把下,她发现自己抓着衣袖的指结白得惊人。

    那嬷嬷嬷一愣。

    可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还会记得那个已经疯了,没有什么作用的贵妃。

    她喃喃地道:“奴婢只负责护送娘娘出城,贵妃那里,奴婢不清楚。”

    只是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睑低垂,一副不敢和刘皇后对视的模样。

    刘皇后闻言像抽了筋似的,瘫坐在了马车上。

    生死关头,赵玺连她都能不闻不管,更何况是已成他拖累的贵妃!

    刘皇后顿时生起一股兔死狐悲之感。

    她混混沌沌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城,怎么暂宿大相国寺,怎么被安排往外逃的……可她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宿命。

    李谦的人先别人一步抓住了她。

    她最终会落得怎样一个下场?她呆然地望着身边的宫女向两边分散,留下一道通道,负责截拦她的将军神色冷酷地朝她走了过来。

    刘皇后紧紧地握住了身边嬷嬷的手。

    三天后,她在她曾经避难过的大相国寺见到临潼王李谦。

    她曾经听说李谦相貌英俊,可当李谦真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李谦的英俊中透露出来的温和雅致,还是让她恍了恍神。

    传说中能让小儿止哭的临潼王,居然是个神色和煦,笑容灿烂,看上去开朗大方的儒雅男子。

    刘皇后大吃一惊,随后想起赵啸。

    那也是个英挺的男子,只是他面容冷峻,看人的时候一双眸子锐利明亮,好像要把你看穿看透似的,让她觉得非常的不自在。不像在李谦面前。明明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让她破家毁国的人,可她还是没有办法从心底讨厌这个人,觉得他的所作所为都是男人们之间的争权夺利,放在别人身上也会这样,并不是他的错。

    念头闪过,刘皇后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她不禁摸了摸胸口。

    好像这样,她才能确定自己还活着,还需要斗智斗勇地活下来。

    李谦态度恭敬地刘皇后行了个礼,温声说了些道歉的话,大意他自己一时疏忽,给了赵啸可趁之机,赵玺被赵啸挟持南下福建,幸运的是他手下的将士无意间发现她的行踪,及时赶过去救了她,并让她安心在大相国寺里暂时住下。说赵啸走的时候放了把火,金陵的行宫烧毁了一大半。如今宫里残垣断壁,宫人也不知道逃散到什么地方去了,他还要率领部下追击赵啸,救回赵玺,委屈她在这里继续居住一些时日,等到行宫修缮好了,再迎她回行宫云云。

    这么快,李谦已经打下了金陵城吗?

    刘皇后懵然地想着,不住地点头她如今已是阶下囚,有什么资格反对这样安排?

    可等到李谦走后,她还是忍不住低声吩咐一直跟着她身边服侍的两个嬷嬷,让她们去打听打听李谦是什么时候攻下的金陵?损伤了多少兵力?民众对赵玺弃城而去都说了些什么?朝中可还有大臣留下来并活了下来?金陵城中现在是怎样一番形势等等。

    两个嬷嬷和刘皇后命运相系,满口应诺,留下两个宫女服侍刘皇后,想方设法地打听着金陵城的动向。

    李谦需要压着刘皇后给他办事,自然不会对她隐瞒战事。刘皇后很快发现,李谦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就攻陷了金陵城,随后金陵的行宫赴水,大家这才知道赵玺早已随着赵啸逃走。一时间全城哗然。李谦接管金陵城没有遇到任何的阻力。朝中大臣除了顾朝,其他的人都不知道赵玺顺赵啸离城的事,众人如丧考妣地等着李谦怎样处置他们。这其中包括李家的姻亲左以明。

    现如今的情况之下,李谦不称帝也会成为一代枭雄,左以明帮着李谦做事会成为贰臣,不帮着李谦也难逃责难,左右为难,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能闭门谢客。

    刘皇后听了觉得心里更冷了。

    李谦留下她这个妇人有什么用?

    或者得问,李谦到底要她去做什么事?

    她想破了脑袋也没有猜出个所以然来。

    李谦此时正在左家后花园里和左以明喝茶。

    他端着公道杯亲自给左以前分了一杯茶,然后神色惬意而又舒服地靠坐在了太师椅上,目光落在了屋外依旧翠绿的大树上,笑道:“左兄的意思,是最好趁着这个机会打击打击泾阳书院的人,在顾朝随着赵啸逃往福建的这个时候从另外三家选一个出来主持泾阳书院,内部分化泾阳书院的影响?”

    左以明点头。

    他的运气真的太差了。

    看李谦这模样,他就算不是本朝最后一个首辅大臣,也会是本朝最后几个首辅之一。史书上常常会把这样的臣子写成昏庸无能之辈,甚至是成为佞臣。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应该当这个首辅的。

    现在又因为和李家的关系,不得不私底下帮着李谦出主意,主意出得好了他还不能声张,甚至不敢跟别人说是他计谋和主意。

    左以明想想就觉得心里非常的憋屈。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天凉好睡觉,今天几乎睡了一天,这才惊觉自己有多累,身体透支的有多厉害……